13636實用免費的游戲軟件下載站

安卓| 蘋果| 小游戲| 最新更新

當前位置:首頁 > 軟件新聞 > 古言現言 > 云胡不喜尼卡最新番外信免費在線閱讀

云胡不喜尼卡最新番外信免費在線閱讀

時間:2019-08-07 14:11:57人氣:0作者:強柔
寫書小說閱讀 V 3.2 最新版

寫書小說閱讀 V 3.2 最新版

類型:資訊閱讀 平臺:安卓, 4.0以上 語言:簡體中文 大小:5.7M

    《云胡不喜》是作者尼卡已完結的民國言情小說,作者尼卡最新新出一則番外,取名信,番外講的是郵遞員誤將信遞進了程靜漪家的郵箱里,于是程靜漪想辦法打開了郵箱,打開郵箱之后她發現了很多以前陶驤投遞給她的信,雖然信上沒有任何字,但信上是陶驤對靜漪無字的愛。

    云胡不喜尼卡最新番外信免費在線閱讀

    一陣風吹開了窗紗,靜漪看了看窗外。

    大半天樹靜風止,悶熱異常,有了一絲風,似乎有了下雨的希望。這么悶熱的天氣,沒有電,也斷了水,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恢復正常她轉回臉來,繼續寫信。

    這封信已經寫了三天,每每提起筆來,總被瑣事打斷。她打定主意無論如何今天一定要花時間寫完,因此交代人這一個鐘頭之內不要打擾她。

    書房門還是被敲響了。

    進來。她應了一聲,

    少奶奶。張媽推門進來,站在門口,看著低頭奮筆疾書的靜漪。

    靜漪頓了頓筆,抬頭看了張媽,什么事?

    門上打電話進來請示少奶奶。我說少奶奶這會兒正忙,讓他們晚些再說,說是不成。

    靜漪放下筆,問:什么要緊事?

    門上守衛和張媽都不是不懂規矩的人,如果說有事必定立即來辦,那一定是非此時辦不可了。

    門上說,郵局新來的那個小郵差,就是剛剛替了老劉的班來的那個,剛才不小心把前面喻家的一封從法國來的信投到咱們家信箱了,急的不行。張媽說。

    哦,那個粗心的小伙子。靜漪點了點頭。

    那小郵差她有印象的。小今年才十九歲。眼下郵局負責這一區域信件投遞的郵差有兩位,每日輪換。小郵差也姓劉,南潯人。他接替的那位老劉是蘇州人,不幸死于兩個月前那驚天動地的轟炸里。小郵差上來工作這兩個月,不斷出差錯。第一天上班便連人帶自行車摔倒在大門前,幸而司機剎車及時,饒是那樣也把他們嚇得不輕,也害她頸椎舊傷復發,足足養了一個月才好轉。上個月又把她的幾封從美國寄來的信丟掉了,郵政所所長親自帶了他來登門道歉,到底罰了薪水。她求情也沒管用。

    郵政所所長站在她面前滿頭大汗地跟著道歉,真讓人看著不落忍。可又能有什么辦法,各司其職,人總要做好自己分內的工作。

    他們走后,張媽才說因為這個孩子,所長也不知挨了直屬上司多少罵,因附近住的都是有頭有臉的人,出了錯,主人還沒說什么,管事一個電話搖過去,就是吃不了兜著。

    小郵差看著敦厚,也是有些太敦厚了,有時未免讓人頭疼可這世道,除非犯了不可饒恕的錯誤,否則因為一點小事讓人丟了飯碗,又何必?

    家里往來的郵件甚多,有時一日便好幾個。她倒叮囑門上多多關照來送信的郵差。

    門上不是有信箱的鑰匙?開了信箱拿給他去好了。靜漪說。

    她有點詫異地看著張媽。

    這是極小的事,怎么還非要在這個時候來打斷她寫信么?還是她看了張媽,等她講清楚些。

    是這樣的,少奶奶。小劉是把信塞到那個郵箱里了。張媽說。

    靜漪看她兩手合在一處扣在身前,從姿態到神情都有些無奈,不禁笑了。

    她說:原來是這樣啊。

    怎么偏偏犯了這樣的錯誤呢?明明郵差都該知道的,信和報紙都要投到二號信箱。二號信箱位于大門左側。一號信箱是不能投的。

    那個信箱從她住進來,就沒有開過。

    那是陶家人都知道的,七爺專用的信箱盡管也沒有見他有什么郵件。但凡有他的信件,還是專人負責,才不會投進那個信箱去。

    陶驤離家前,她因為好奇問過,他輕描淡寫地說鑰匙早不見了。

    能有什么辦法?

    橫豎還有個備用的,也就罷了

    連遂心都知道那是爸爸的專門信箱。只不過她從未見過爸爸開那個信箱。當然鑰匙也就更沒見過了。

    那這個事情我也沒有辦法呀要不這樣好了,讓小劉等兩天。我想辦法聯系牧之,問下那個信箱要怎么辦。靜漪說。

    出于安全考慮,家里大門鑄造地非常結實,信箱在厚重的大門內,想用外力切割開都是很難的。

    門上說他們已經告訴過小劉那個信箱好幾年都沒有打開過了,小劉在門房哭呢,說這下真的要丟工作了。喻家那信件是頂要緊的張媽說。

    靜漪沉吟片刻,說:可是我們沒有鑰匙。即便有,也不能隨便去動那個信箱的。難道真要鋸開?那鎖又是內嵌的,很麻煩的。

    張媽沒出聲,只是望著靜漪。

    靜漪本想***心腸不管這事,但再看看張媽,卻又有些不忍,只得放下筆來,說:看來我這封信是甭想干干脆脆地寫完了可要怎么辦呢?讓我想想,讓我想想

    最好的辦法當然是找到鑰匙。

    可陶驤不在家,他的東西她向來是不會亂動的。這次他離家前,他書房里一本書扣在桌角,就保持著那個樣子一直沒變

    她手指在桌上輕輕拍了拍,搖了搖頭。

    張媽出主意道:少爺不是現在徐州?少奶奶搖電話去問問能不能想起來鑰匙放在哪里就好了嘛只是開回信箱,難道里頭會有什么怪不成?

    靜漪道:巴巴地因為這個事搖電話去問,他那脾氣你還不知道么?那還不要憋著一肚子氣從徐州回上海來發火的?

    那不是正好。張媽笑道。

    靜漪聽了微笑道:他要發火就讓他在電話里發火好了。上海現在這個局勢,哪個敢讓他回來哦

    少爺如今再不跟少奶發亂發火的。張媽笑的瞇了眼。

    靜漪一笑。

    是呢,隔山隔水的每一次見面都是劫后余生。

    那要怎么辦才好?張媽見靜漪笑了一笑就不說話了,像是出了神,輕聲問道。

    也許電話是要打一個的。靜漪看看表。

    給少爺打?張媽眼睛一亮。

    不。靜漪搖搖頭,拿起桌上電話機聽筒來,看了張媽。你去同小劉講,讓他不要著急。要是還有需要送的信只管去送,晚些時候回來,自然信就有了。

    張媽見她這么說,想想少奶奶從來都是說話算話、不發虛言的,應了聲便退出去了。

    靜漪便給梅艷春打了個電話,我記得你那天說過,家里有個人很會開鎖的傭人,是不是?

    小梅說是有這么一個人。

    能不能借他出趟差?我家里有個難辦的事。靜漪想著那鎖孔,因長久不用,已經有些生銹了。

    也是啊,風里雨里的,就算有人時常上油維護,也難免生銹。

    她沒跟小梅解釋具體的情況,小梅也沒有問,過了幾分鐘搖電話回來,說一會兒自己親自帶人過來。

    靜漪放下聽筒,出了會兒神。

    只是很小的一件事,不知為何做了這個決定,讓她心中有些忐忑從窗子里吹進來的風有些涼意了,看來不久會下雨。

    暴雨欲來,屋內越發暗。

    她取下燈罩,劃了根火柴,點了燈。

    書桌被這團小火苗照亮,紙上的字跡清晰起來。

    這是她寫給在美國的老師的信。下個月有慈濟的醫生團體赴美參觀學習,最近往來的信件和電報都在安排這件事。日常工作十分繁重,這些瑣細的事也只能利用瑣細的時間見縫插針地去做

    一個鐘頭之后,她信也寫好了,小梅開車載著家仆也到了。

    外面起了風,雨還沒有下,天色已黃暗。

    靜漪出來,見小梅在客廳等著,并不見別人,便問:人呢?

    在外頭等。小梅忙答道。

    怎么不帶著進來喝杯茶?吃點茶點也好。靜漪輕聲細語地說。

    小梅笑笑,說:不用的。

    那不像樣。到這里來是來出工出力的。靜漪喊了張媽來。

    張媽知道她的意思,說已經請到偏廳坐了,茶點都上了,少奶奶放心。

    靜漪點點頭,小梅笑道:真不用這樣的。他這門手藝好些年不用了,怕是生疏的狠了。我父親聽說要他來,還吩咐要是做不好,回去等吃板子好了。

    靜漪微笑道:竟還驚動了梅先生。

    老單出梅家大門,是得我父親同意的。小梅捻了塊點心,壓低聲音道:當年被我父親收入門下,就立了這個規矩走投無路時是我父親硬是把他保了下來的。今兒這趟差,用到他老本行,我父親不開口,他不敢動用的。從前發過誓。

    靜漪輕輕點了點頭。

    梅家她去過幾次,比起其他豪門巨富來,梅家的傭人都有些奇形怪狀的。想來都和老單似的,有些來歷吧

    這個好好吃。張媽手藝又有精進。小梅邊吃點心邊夸獎。

    張媽眉開眼笑,道:梅小姐太捧場。已經給您準備了果盒子送到車上去了。

    謝謝張媽那我先不吃了。張媽,你去和老單說,就說我說,該去干活了。小梅道。

    不急。讓他從從容容喝杯茶。靜漪說。

    已經好一會兒了。小梅說著看張媽。

    張媽看看靜漪。

    靜漪說:再等等。我們也出去看看的。

    小梅好奇地問:到底那信箱有什么要緊?

    靜漪搖了搖頭,說:我也不清楚。原本是最好不要去動,只是郵差小劉都哭鼻子了,不能不馬上把這事兒辦了。到底是與人一個方便。

    小梅笑問:老太太和遂心沒在家?

    午后就去安娜老師那里了,老太太陪著去了。近來老太太很喜歡同遂心一道出門去,也可以跟安娜老師聊聊天。靜漪道。

    陶司令不在家,老太太也有些***。安娜也是個***的老太太。小梅嘆道。

    靜漪點了點頭,問:省身最近沒有消息?

    他的消息,我都是從報上看的。小梅低聲道。

    靜漪見她神情有些落寞,想說什么,又想到從陶驤這次走了,很久沒有通過消息,自己要知道陶驤的消息還不是一樣要從報上看么,輕易也不去打擾他她便只點了點頭,道:也許過這一陣子,局勢好轉了吧。

    小梅輕輕應了一聲,看看時間,說:我去喊老單。

    靜漪見她起了身,也起身走了出來。

    小梅站在偏廳門口,家里男仆小靳帶著老單從里面出來。

    程院長好。那老單摘了禮帽,給靜漪鞠了一躬。

    靜漪見他頭頂幾根稀疏的頭發,軟塌塌貼在頭頂,一張臉又窄又短,眼睛倒出奇地大,可皺紋一疊疊的,一張臉倒像個皺巴巴的核桃上安了兩只大葡萄真其貌不揚。并且他拿著禮帽的右手,缺了食指和中止靜漪一瞥,看出那斷指并不是先天性的。

    她微笑道:勞動單先生了。

    蒙程院長看得起。老單腰又彎了彎。

    那就快去看看吧,看著樣子很快下雨了。小梅催促道。

    老單又鞠一躬,由男仆領著先出去了。

    靜漪和小梅也出來,張媽讓人帶上傘跟過去。

    讓小靳開車過去。靜漪吩咐道。

    看著他們上了車,小梅說:我們也乘車去吧?

    我倒是想走走。靜漪道。

    那就走走吧。小梅點頭,看看她,問:沒嚇著您吧?我本來想讓他在外面把活兒干了就打發他走。哪知道您這么客氣

    怎么會呢。靜漪微笑道。

    他經常嚇哭管家的小孫子。家里下人的小孩子,一聽說老單要來了,馬上都變得很乖。小梅笑起來。

    靜漪笑笑。

    天氣悶熱,走了這么遠的路才看到大門,她都有點后悔沒有乘車出來,不過已經能看到老單在小靳、小劉和門上守衛的陪同下正忙著開鎖了,她才舒了口氣。

    您近來精神似乎不很好。小梅有些擔憂地道。

    總是睡不好。靜漪道。

    不要過于擔心。小梅安慰靜漪。

    這安慰有些無力。

    有哪個心上的人身在戰火中、在最前線,還能安眠的呢?何況她又有那么多的事要做,那么多的人要照料

    靜漪輕輕拍拍她肩膀,我沒關系的。

    太太。門上守衛看到她,忙行禮。

    那郵差小劉一轉身,鞠躬鞠的都要一百二十度了,一疊聲兒地謝謝陶太太

    靜漪微笑道:不客氣的。

    這孩子年紀有十九了,身量卻還像個小少年她想想,麒麟他們表兄弟幾個也是小小年紀就要參軍去了。

    戰火燃燒到哪里,哪里的少年都要迅速長大

    忽的隨著嘩啦一聲響,老單沉聲道:開了!

    靜漪看那打開的信箱。

    里頭空間頗大,設計的也頗為精妙,從底部抽出隔層,才知道里頭堆積了不少信件。老單把信件都取出來,由小靳拿了個盒子裝上,端了過來給靜漪看。

    靜漪看那最上頭的一封信確實是喻家的,便交給小劉,以后當心些。莫再投遞錯了。

    謝謝陶太太。小劉接了信,又抹了把眼睛。

    靜漪微笑著,跟小靳說好好送出去,別忘了給小劉帶上盒點心,

    小靳和小劉走了,老單問這信箱要怎么辦,是這么開著呢,還是怎樣?

    這鎖是德意志制造的保險鎖。好幾層機關,沒有專用的鑰匙很難打開。鎖起來倒簡單。只要這么一推,推***就鎖上了。老單演示了下。

    靜漪看著那空蕩蕩的信箱,再看看自己手上這一摞信,說:晚些時候我再處置吧。

    老單點頭,默不做聲把他的一套小工具都收了起來,在一旁站著等吩咐。

    小梅說:那我們就走吧。

    吃了晚飯再走。靜漪說。

    小梅看看她手上那一盒子信,笑笑,道:哎呀,就這點事情,我們茶也喝過了,點心也吃過了,還要拿上些,再留下來吃晚飯,實在不好意思了。況且我父親還等著老單回去另有事情呢,得走了。

    靜漪聽她這樣講,便點了點頭。

    門上守衛搖電話讓家里的司機替小梅把車子開出來。靜漪送他們上車離開,才乘車回到大屋。

    路上豆大的雨點便打了下來,噼里啪啦地落在車頂車窗上,聲音又密又響,不一會兒便成了瓢潑大雨。

    車子停在庭前,她下了車,已經雨落如瀑,地上雨水也早匯成了溪流。

    風把她的旗袍下擺吹起來,纏在腿上,有一絲絲的水霧飄進來,她下意識將裝信的盒子捂緊。

    張媽趕著出來,說:少奶奶快點兒進來,外頭涼了。

    靜漪進了門,張媽看她抱著盒子,咦了一聲。

    信箱里這么多信都是投錯的么?她問。

    靜漪則問:安娜老師那邊有電話來沒有?

    沒有。想來雨下得這么大,下了課也不會就走。張媽說。

    搖電話過去給司機聽,就說我說的,雨太大了就別急著回。靜漪吩咐著,穿過走廊往書房走去。

    張媽答應著去打電話了。

    靜漪進了書房,隨手帶上門。

    盒子放在書桌上,她這才仔細看這些信大概有幾十封,信封得很好,只有一個信封因時間久了開了膠,露出里頭的信瓤來。她拿起來捏一捏,里頭裝的信紙有厚有薄不過沒有一個信封上有字。

    她坐下來。

    但這信封和信紙,是她的。

    這一點確信無疑。

    那一年,她剛剛和他成親,有訂過那么一批信封和信紙。他用的那一份,花樣是她用鋼筆畫的竹子,她的是梅花后來離開陶家,能帶走的東西很少。這些日常用小東西,哪里還想的起來,便是想的起來也不便帶走,就都留在陶家了

    她呆坐良久,終于還是拿起那封開了封的信來,把信瓤取了出來,輕輕展開。

    她能清楚地記得那天的情形,此時一想,連他當時臉上最細微的表情都能想起來那時他說,那家的紙很說得過去的。

    果然過了這么多年,除了微微有些泛黃,紙還是如絲綢般的光滑。

    她慢慢將信紙打開。

    紙上沒有半點字跡。

    她愣在那里。

    她覺得是不能私自開別人的信的,看不到信的內容固然讓她大大地松了口氣,可這樣空白的信,又讓她好奇心頓時大大地增加了她拿起信紙來,對著燈光看。

    沒有字跡。

    拿下燈罩,在火上略烤一烤,還是不見字跡。

    她把信紙平鋪在桌上,側著臉看,不,并沒有

    她想不出這是怎么回事。

    難道用密寫藥水寫的信?

    不是沒有可能

    她克制了自己馬上去找顯影藥水。

    突然間出現在面前的這些信讓她心神有些亂。也許事情并沒有那么復雜。

    對,這無疑是陶驤寫的信,除了他沒有別人那么,收信人是誰?用她的信紙,是寫給她的吧?

    可每一張信紙都空白,每一個信封都空白!

    靜漪站起來,走到窗前去。

    雨下得小了些,可仍然勢頭不小。

    她回了下身,看著鋪在桌上的那些信封,有種沖動要馬上搖個電話打給他,問問這是怎么回事?

    她忽然聽到外面汽車響,是遂心回來了。

    她將信重新放進盒子里,正準備出去,書房門被敲了兩下,沒等她說進來,門一開遂心從外面跑了進來。

    媽媽!遂心撞到靜漪懷里,外面雨下得好大,我去后院看鴨子戲水好不好?奶奶說要媽媽您同意才行。

    哦,雨有點大吧靜漪有點心不在焉地,拉著遂心的手,一起出來見陶夫人。

    沒關系的!我會穿雨衣。遂心道。

    可是誰陪你去,不也得弄得一身濕?靜漪道。

    遂心不出聲了,嘟嘟嘴,說:那雨停了再去。

    靜漪摸摸她的頭,說:這才乖。

    母女倆走出來,靜漪見陶夫人坐在沙發上,正在喝茶,看見她們,笑道:怎么樣,能去看鴨子戲水嗎?

    遂心跑到祖母身邊,攀著她的頸子道:媽媽說雨停了可以去。

    我怎么說來著!陶夫人拍拍遂心,看著靜漪道:囡囡今天琴彈得好極了。安娜老師夸獎她了,還給她好好指點了指點新曲子囡囡,安娜老師怎么說的?

    要我把新學的曲子彈給媽媽聽。我現在就去!遂心馬上跑到鋼琴那里去。

    靜漪微笑著,剛要坐下來,就聽到書房里電話響了。

    母親,我先去接電話。囡囡等我一下。靜漪說著,往書房里來。

    外面傳來鋼琴聲,她微微一笑,拿起聽筒來,還沒開口就聽到那邊一聲低沉的喂。她心跳幾乎漏了一拍,一時竟沒能應聲。

    通常他的電話都是轉了幾轉,還要機要秘書接通后再請他說話的,突然這樣,像毫無預警地面對了什么意外狀況,她愣在那里。

    怎么不說話?他聲音里有點笑意。

    哦哦你怎么打電話回來了。她輕聲說。

    自己都知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一定不好聽她忽然鼻尖泛酸。

    我在等南京的電話,有五分鐘的空擋。他說。

    嗯。她點頭。

    這個人再也不會說是想她了,想趁著有這樣一點點時間給她一個電話,聽聽她的聲音,也讓她聽聽他的聲音的吧。

    最近身體好嗎?總沒有你的消息。她說。

    很好。別記掛我。你好嗎?家里呢?他問。

    都好。她說。

    應該有許多話要說,她一時想不起來,像是要把這幾分鐘都用來聽自己的心跳和對方的呼吸聲

    沒什么特別的要和我說的?他問。

    有靜漪的目光落在書桌上,終于下定決心說出口。今天有點意外情況,把你的信箱打開了。

    嗯。他應著。

    聽不出什么情緒。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期待他的什么反應放在私密角落的私密信件,被發現了應該不太愉快吧假如不是生氣的話。

    是寫給我的嗎?她問。我看到了,用的是我的信紙和信封。

    她強調了一下。

    可用她的信紙信就是給她的?

    他完全可以用已經被主人遺落的紙寫任何東西、寫給任何人

    嗯。他應著。這一聲要重一些。

    可是為什么沒有字?她問。

    他沒出聲。

    沉默讓時間忽然變得漫長起來。

    她聽見那邊有人在提醒他接電話,便說:我回頭會把信放回去鎖好等雨停了。這邊在下大雨。

    我知道。他說。

    那就等雨停了

    不用。信你收著吧或者扔了也沒要緊。他說。

    她不出聲了。

    我得去接電話了你先掛吧。他說。

    每次通電話,他是讓她先掛,她是讓他先掛。沒有旁的,大概都是想多聽一兩秒鐘彼此的聲音,而每次告別,都可能是永遠

    你先。她說。

    知道他趕時間,那么這一次是她多賺兩秒。

    她忽然非常后悔把這件事說出來。

    這是多么珍貴的幾分鐘,一定要浪費在其實無關緊要的事上么

    牧之,對不起。她說。

    靜漪。他說。

    嗯?她覺得眼淚要流出來了,不知道為什么突然特別難過。

    字我寫了,只是沒有用筆而已。他說。

    她愣住。

    保重。替我親囡囡。再見。他說。

    電話掛斷了。

    她握著聽筒站在那里,外面風雨大作,八月里,那風吹出了寒冬臘月的蒼涼而遂心的鋼琴聲也如疾風驟雨,似乎能狂掃一切。

    她放下聽筒。

    看了那些信一會兒,默默地拿了起來。

    她一封封地拆著信。

    是的,沒有一張信紙上有哪怕一個字。

    一個字都沒有的信有的信瓤里是十幾頁疊在一起,有的只有一頁。

    可不管是十幾頁還是一頁的,此時拿在手里都覺得沉重。

    經過他的手的這些信,在她手上,似乎還留有他的體溫。

    她忽然明白了為什么會沒有字

    不知有過多少個這樣的夜晚,當她想起他來的時候,有許多話想說,只是無從說起,也說不出。那些話如果寫下來,會寫一整夜吧,用掉像這樣厚厚一疊紙而夜復一夜,總有說不盡的話。

    無主的情話,只能在心里默默講。

    原來他也像她一樣,曾經有許多許多這樣的夜晚。

    靜漪把信紙都塞回信封里,小心放好。

    穿過過去的時光而來的這些信,她會慢慢讀。

    專題下載

    潮自拍合集

    潮自拍合集

    潮自拍app是美圖網即將推出的多種歐洲場景潮流自拍軟件,本款軟件為用戶提供了多種歐美國際范的場景圖片,讓你可以拍出前所未有的電...[更多]

    關于13636 | 聯系方式 | 版權聲明 | 下載幫助 | 廣告聯系 | 網站地圖 | 推拉棋牌 | 我才是棋牌

    Copyright 13636.com 〖13636〗 版權所有 豫ICP備17003297號

    聲明:13636提供的所有下載文件均為用戶自行上傳的網絡共享資源,13636僅提供網絡資源儲存,如有內容侵犯您的版權或其他利益,請向我們提出版權申訴。

    '); })();
    双色球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