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36實用免費的游戲軟件下載站

安卓| 蘋果| 小游戲| 最新更新

當前位置:首頁 > 軟件新聞 > 古言現言 > 河自漫漫景自端番外愛永遠-景自端生完兒子番外

河自漫漫景自端番外愛永遠-景自端生完兒子番外

時間:2019-08-07 14:11:48人氣:0作者:強柔
寫書小說閱讀 V 3.2 最新版

寫書小說閱讀 V 3.2 最新版

類型:資訊閱讀 平臺:安卓, 4.0以上 語言:簡體中文 大小:5.7M

    《河自漫漫景自端》作者是尼卡,小說番外愛永遠一共有三則,分別是上中下,番外講的是景自端懷雙胞胎的故事,在番外中佟鐵河為了不讓景自端有危險,為她提前做了很多準備了,還做了很多孕婦的功課,當景自端被推進產房時他緊張的不得了,后得知景自端平安生下安安穩穩之后他又激動又開心。

    河自漫漫景自端番外愛永遠閱讀

    在冒著新芽地雪松屏障前,垂絲海棠那雪***紅的色澤顯得格外的艷麗。墨綠的雪松,新芽淺淺而***,像一幅潑墨山水似的,美的安靜而又有層次。天藍藍的,沒有一絲云,也沒有一絲風。

    自端坐在藤椅上,斜靠著,看綠絨毯一樣的草地上,鐵河拍著手,鼓勵帖帖小步的走向他。帖帖蹬著胖嘟嘟的、結實的小胖腿,邁著深深淺淺的步子,往爸爸那里去。小手兒緊緊的攥著,好像很努力的在做這件事情。肋

    自端含著笑。

    陽光煦暖,正是一年中最好的時節。

    后院里花木扶疏,櫻花、海棠眼見著梨花含苞欲放,美極了。

    不知何處飄來柳絮,偶爾細細密密的一朵兒,潔白而輕盈,美是美的,卻要叮囑鐵河一番留神看著帖帖,會不會過敏花粉,或者柳絮。最好是沒有的。

    穿著櫻粉的小裙子的帖帖,像是一朵八重櫻,隨風輕舞,撲進了鐵河的懷里去,父女倆咯咯的笑著,滾倒在草地上。鐵河長長的手臂撐著帖帖的小身子,帖帖的小腳丫踩在爸爸的胸口、尖叫著媽咪、媽咪自端揮揮手。

    鐵河把帖帖摟在懷里。擁著薄薄的毯子坐在藤椅上的自端,安靜的像是一幅畫兒她只是那么靜靜的坐著,看著他們鐵河站起來,把帖帖夾在脅下,帖帖紅紅的小臉兒上,汗濕。聽到自端叫他,說留神閃了風哪里有風呢?鑊

    他抱緊了帖帖,小跑過來,把帖帖放在自端身邊,看自端拿著手帕,仔細的給帖帖擦著汗。

    今天太陽好極了,處處都暖洋洋的。

    他心里也暖洋洋的。

    他彎下身。

    干嘛?自端摟了帖帖在懷里,笑著問鐵河。他歪了頭。

    我也要擦擦。他說。

    自端伸出一根手指,對準他的腮幫子戳過來。鐵河笑,湊近她,親了她一下,停一下,又低頭親了帖帖一下,說:瞧,像這樣才對。

    自端笑,手里的帕子,沿著他的輪廓慢慢的、一點一點的走。

    我說。她開口。帖帖玩著她的手指,癢癢的。

    嗯。鐵河坐下來,摟帖帖入懷,讓帖帖靠著他,伸手攥了自端另一只手,學著帖帖的樣子,一個手指一個手指的數過來、數過去。

    我剛剛接了個電話。自端微笑著。

    嗯。鐵河看著自端的手指,原本應該是粉色的手指尖,顏色稍稍有點兒深。他暫不動聲色,只凝神聽她下文。

    姐夫打來的。自端看看鐵河,又看看帖帖。帖帖早松了她的手,開始玩鐵河的耳垂。

    鐵河抬頭,詢問的眼神看著自端。

    男孩兒。3450克。母子平安。自端說。

    離預產期還有兩個周不是?鐵河驚訝。

    嗯。凌晨四點入院,折騰了六個小時,順產。自端抬手,掩了一下鼻子,點頭,又點頭,搖頭,又搖頭。

    鐵河伸過手臂來,將自端摟進懷里。

    娘娘一定安慰了。自端的臉埋在鐵河肩窩處,忽然間變得跟帖帖那樣小似的。鐵河的手,在她背上拍撫著。她的身 體,像此時陽光的溫度一般暖。

    子千怎么樣?好一會兒,鐵河悶聲而笑。

    聲音有點兒抖。自端也笑了。金子千那么穩重的人。剛剛電話里,她險些聽不出是誰。她吸了下鼻子,說:早前他的確是口口聲聲的,想要颯颯生到兒子為止。

    還不是照樣瞅著帖帖眼饞女兒。鐵河語氣里有絲毫不加掩飾的得意。帖帖聽到叫她的名字,揚起小臉兒,鐵河把女兒抱過來,放在腿上,寵愛的湊過去,用鼻尖兒碰碰女兒的鼻尖兒,這下好了是不是、是不是帖帖?

    帖帖笑。

    眉眼彎彎的。

    你感覺怎樣?笑夠了,鐵河問自端。

    沒什么特別。自端揉了下肚皮尖兒。她像一尊笑佛。早就站起來看不到腳尖、坐下來不想挪窩了。預產期已經到了,安安和穩穩還真是相當的安安穩穩,一點兒要出來報到的意思都沒有。她倒沒覺得有什么特別的負擔,只是鐵河早很多天便開始睡不好了。夜里,翻身看表的次數越來越多。還得小心翼翼地,不敢驚動她。她喘口氣,說:你去給姐夫打個電話吧。

    鐵河點點頭,想了下,說:我聽說,有那么個說法兒,女孩兒才容易懶月。

    自端笑而不語,推他,快去打電話。她說。見鐵河要抱走帖帖,她攔著。

    鐵河卻一早把帖帖放下,說:帖帖要跟爹地走。

    哎,你真是。總這樣,帖帖會變的很黏你她笑。拿他沒辦法。可這么寵怎么行?

    那就黏吧,黏我一輩子才好呢。他說著,回頭,小聲的問,你這該不是吃帖帖的醋吧?眉梢眼角的笑,像海面上微微泛起的波紋,給人微微的眩暈感。

    她眨眼。剛剛不知道是誰,連擦把臉都要跟女兒爭。

    他知道她在想什么,笑著低頭,彎身適應著帖帖的高度和步幅,慢慢的往屋子里去了。

    自端望著那一大一小的背影,揉了一下麻麻的指尖。

    鐵河進門沒有先給金子千撥電話,而是打給了李云茂。他隔著玻璃,看著曬太陽的自端,聽李云茂跟他解釋,臉上的表情嚴肅極了。

    李云茂聽起來也有些擔心。

    鐵河真后悔,早早兒的就該送自端去住院。只要想起生帖帖的時候,在醫院里那段艱難的日子,自端總是心有余悸。他也不愿意讓她心里有陰影。

    他轉了個身。

    早前他是想讓阿端去香港待產。老早便已經安排妥當。這陣子卻是內地產婦赴*港*產*子的事情鬧的兇。阿端當然不算違規。但阿端說,行動就有人知道。他說咱們已經夠低調,再說,也不會見報。但她心思細密,只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況,云茂在這里呢,梁醫生也在這里呢。

    他思前想后,也就從了她的意愿。

    既是他們倆決定了,兩邊的大人們也沒有再堅持。

    到這會兒想想,不該。

    鐵河掐著眉心。

    李云茂想讓他放松些,笑著問他,你到底要不要知道這回是男孩兒還是女孩兒?

    云茂每次聽出他緊張地時候,就拿這個話題來逗他。

    鐵河語塞。

    安安和穩穩么?

    他看著坐在鋼琴上只管瞅著他等他打完電話好跟他繼續玩游戲的帖帖。帖帖緩緩的踢蹬著小腿,一下一下,他幾乎能感覺到自己的心潮,跟著緩緩的、緩緩的起伏。肋

    若是都像帖帖這樣,我愿意有一打女兒。他說。

    電話放下,他伸手,帖帖撲進他懷里。

    越來越重了,他的女兒。

    鐵河托著帖帖,撥通給子千的電話,沒講幾句話,聽到那邊有嬰兒的哭聲那哭聲讓電話兩端的兩個大男人忽然沉默,繼而微笑。子千說過些天我們上來看阿端和孩子,你別緊張云云。

    外面,自端在笑呢,她看著遠處草坪上,她的寶貝狗狗們在撒野,心有靈犀般,她回頭,對著他招手,指了指那幾只神駿的狗狗陽光下毛色靚麗的好像鍍了金的小家伙們。

    鐵河拿了帖帖的小手,對著自端揮揮。

    帖帖開心的叫,狗狗、狗狗。那***是恨不得就穿過這玻璃墻,撲到外面去。鐵河忍不住就笑,這跟狗一起長大的小孩啊!

    自端的動作忽然停了一下,鐵河心里一緊,忙把帖帖塞給***,他跑出去。鑊

    阿端?

    自端臉色變了,只是搖頭,半晌才說:忽然頭暈。

    鐵河的大手攥著自端的手臂,片刻,他把自端抱了起來。陳阿姨叫了護士過來,一群人涌進臥室。

    鐵河沉默的看著護士給自端檢查。自端的臉色很不好。他看著揪心。恰巧有電話進來,他出去接聽,是父親來的電話。

    五一假期,父親反而更忙。這么忙,竟然記得打電話來。關心一下他們怎么樣了。

    鐵河鎮定的同父親說都還好,阿端好帖帖好,安安穩穩也都好他稍稍轉身,護士從房里出來,小心的掩上門,他看著護士小林的表情說,父親,我稍晚些給您打電話。

    鐵河收了線。

    小林低聲說:佟先生,趕緊入院。

    鐵河點頭,說:馬上走。

    什么都是現成的。總是在怕這樣一個時刻,又總是在準備著這樣一個時刻。

    他定了定神,才走進房間里去。

    自端清醒著,比他要鎮定的多。見他進來,對他綻了一絲的笑,嗨

    他走過去,伸手給她,握住,嗨。

    嚇到?她有些倦。

    他笑著,按著胸口,說:你好久沒嚇我了。

    她看著他,笑他:你好歹也是見過大陣仗的人。

    他笑笑。

    大陣仗,千萬別再來了。

    她看他坐下來,耳朵貼在她肚子上,小聲的說:安安、穩穩,是爸爸。很正式的警告你們,你們敢讓媽媽不***,爸爸就讓你們不***

    喂!自端笑。

    鐵河坐直了,說:我認真的。

    自端眼眶有點兒發熱,聲音很輕很輕的,說:佟鐵。

    嗯。他靠近她一些,手臂撐在她身側,望進她的眼底去。

    我想親你一下。她說。

    不給親。他說。

    你欺負我行動不靈便啊。她笑著說。

    就欺負。他也笑著說。

    她的手掌心,貼在他的左胸口,就一下。

    不給親一下。佟鐵河低頭。

    就一下下,是不行的;怎么行呢?

    有蚊子。

    佟鐵河的耳邊,一只不知哪兒飛來的蚊子嗡嗡嗡的叫著。他揮舞一下手,嗡嗡聲就停了,他翻個身,嗡嗡聲又回來了。

    他抬頭看看病床上的自端。

    床頭一盞小小的燈,燈光弱而柔,溫暖。

    她沉沉的睡著。

    已經入院好幾天了,她狀況還算穩定。只是那兩個寶貝,一點兒也不著急出來報到、一點兒也不體諒他們這些大人的心情。

    只有自端不著急,照吃照睡,他卻日夜不得安眠,每日頂著黑眼圈。

    鐵河又翻個身。仍是睡不著。

    只好盯著天花板發呆。他這些天慢慢養成的習慣,睡不著的時候,就回憶各種數據。從宏觀經濟到公司年度季度報告直到自己能朦朧入睡為止。此刻聽著自端勻凈的呼吸聲,那些數字也不能讓他朦朧。

    他只覺得往事如云如煙,在眼前飄過記憶是天空蔚藍的幕。

    佟鐵河。

    鐵河隨口應了一聲,嗯?

    聽了半秒,他反應過來。

    他立刻翻身坐起來,看向自端。

    她醒了。正側身朝著他的方向,望著他,眼底,柔波瀲滟。

    他幾乎要漂起來了

    去給我煮碗面。自端說。

    鐵河愣了一下,忽的笑出來。漸漸笑的大聲,漸漸笑的酣暢。

    好。你想吃什么口味的,還是要我給你來碗手搟面?他說著,好像眼下就真的能擺開陣仗似的,解開袖鈕子,卷到手肘處。

    他生的骨骼勻稱,小臂和手的比例恰好,修長、勻稱,柔和而稍顯暗淡的燈光下,呈好看的巧克力色,顯得健康而美好。

    自端嘆口氣。

    別笑了。自端輕聲細語的,看著鐵河那燦爛的笑容,心胸里是漲潮了,漲的滿滿的,讓她呼吸有些困難。

    替我按鈴叫醫生吧。她說。

    明明手指一勾就可以。

    可他在,她想依賴。

    鐵河僵了下身子,怎么?語氣驟然緊張。

    開始宮縮了。自端仍是輕聲細語的。

    鐵河張了嘴巴,一把按在了床頭的緊急呼叫鈴上,怎樣?什么時候開始的?你怎么不告訴我啊?!

    有一會兒了,從你打蚊子開始的。自端微笑著。一陣劇痛襲來,她的笑凝了一下。

    鐵河按了下額頭,景自端,你!

    自端笑著,***的呼吸,抓住鐵河的手,***。

    我在這兒,在這兒,別怕。鐵河低聲說。他在床邊坐下來。襯衫都貼在了后背上,汗好像在順著脖子流下去。

    我不怕。自端抓著他的手松了點兒勁兒,卻被他更緊的握住。你別忘了,帖帖昨天絨布小兔子記得給她買。我想著DoracyKwan那里手工做的玩偶特別好看,以前看到的時候看到的時候就喜歡。帖帖記得帶她去選一個

    鐵河說:好。

    自端說:你千萬別忘了,難得有帖帖喜歡的玩偶。她停頓片刻,深呼吸,又說:還有,多選一個,妥妥也會喜歡的。

    鐵河說:好。

    干嘛我說什么你都說好?自端瞪他。

    鐵河看著自端緋紅的臉色和汗涔涔的額角不說好,那說什么?

    好。他又說。

    隨著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和敲門聲,李云茂帶著護士進來了。隨手拍了下鐵河肩膀,以示安慰。

    自端從容的回答著李云茂的問題。

    云茂笑容溫暖。

    自端受他鼓勵,漸漸鎮定。

    然而這疼,疼的太狠了。她***忍耐,忍耐的越來越艱難。

    鐵河小聲地說,阿端要不你喊吧,我聽說人家產婦急了什么都叫你上回沒撈著

    他幾近語無倫次。

    自端咬牙,緊摳著鐵河的手,恨不得揉碎了他看他可憐,又忍不住想要笑。就在這又要恨又要疼又要笑的時候,忍不住眼睛更濕潤了些。肋

    他看到,也顧不得那么多人看著,就去吻她的眼睛。

    一對濕了眼睛濕了面頰濕了心腸的人兒,讓病房里的各位看傻了眼,瞬間安靜,而且恨不得這安靜永久

    忽然聽李云茂說梁醫生馬上就到,我們得快些行動。

    護士推著她往外走,云茂走在一邊,給自端講笑話;自端微笑,臉都白了。

    進產房的一刻,自端松開了鐵河的手。

    對他微笑,說,就在這兒等我們,別離開

    佟鐵河不知道該怎么形容這樣的微笑,正如他大概永遠也找不到合適的詞,形容他此刻的感受以及,當他親手將安安和穩穩抱在懷里的時候,那種踏實無比。

    他坐在沉睡的自端床邊,抱著他們的安安和穩穩。一邊一個。他看著這一對兒子。

    安安更像他,卻有著跟帖帖一模一樣的金褐色的卷發;穩穩更像她,那頭濃密墨黑的胎發、緞子似的覆著飽滿的額頭淺淺一圈,則是隨了他

    他輕輕的將安安和穩穩放到她身旁去。

    靜靜的,靜靜的,他看著他們。

    親一下安安,親一下穩穩,親一下,她。

    她嘴角有一絲的笑。

    鐵河左手牽著帖帖,右手牽著妥妥,站在DoracyKwan店中的柚木架子前,小聲的問:哪一個?

    妥妥仰頭看他,把一個灰色的絨布小兔子抱在了懷里。

    鐵河蹲下來,看著妥妥那清秀的小模樣,忍不住笑道:乖!

    妥妥拉起帖帖的小手,從這個架子,走到那個架子,帖帖,你也拿一個啊。妥妥很耐心的看著帖帖。

    帖帖小小的眉頭皺一皺,板著小臉兒,像極了鐵河的表情。

    聽見妥妥問她,帖帖看著妥妥懷里的小兔子,抿了下小嘴唇,一把拽住了那小兔子的長耳朵。

    唉,我就知道。妥妥松了手,把小兔子塞給帖帖,說:拿好了哦。

    帖帖的小手箍著那只柔軟的小兔子,小胖腿蹬著地,追上妥妥,拉著妥妥的裙角。妥妥笑著,伸手牽著帖帖,自己又拿了一只稍大一點兒的灰色的小兔子,給帖帖看,瞧,一樣的。

    帖帖可愛的腦袋上那小卷毛兒,蹭到妥妥胸口去了。

    鐵河幾乎要笑軟了

    回去的路上,他開車。

    后面并排放了兩只兒童座椅,座椅邊,有一只大大的灰色絨布兔子。跟妥妥帖帖懷里抱著的一模一樣。

    剛剛刷卡的時候,他出其不意的從貨架的最下面把這只絨布兔子拿了起來。

    妥妥和帖帖同時仰了頭。

    小叔叔。妥妥好奇的看著他。

    嗯?他泰然自若的抽出卡來付賬。

    小叔叔也要一個小兔子?

    嗯。他點頭。笑容甜美的職員在給他單據,他簽了名字。

    爹地帖帖的小卷毛兒這回蹭到了他膝上。

    帖帖乖。他摸了一下女兒毛茸茸的腦袋瓜兒。

    小叔叔。妥妥又叫他。

    哎。他微笑著。好一個精靈的妥妥。

    這個兔子好漂亮。妥妥扯扯那只大兔子的大耳朵。

    嗯。鐵河笑。

    帖帖好像也被勾起了好奇心,扯住小兔子的另一只耳朵。

    佟鐵河咳了一下,把小兔子抱高一些。

    帖帖學著他的樣子,抱緊了自己的那個。

    他們三個,一人手里扯著一只柔軟的和自己身材相稱的絨布小兔子,走出了店門。身后銅鈴響動,清澈悅耳他記得她說過,從前,她貪戀午后溫暖陽光的時候,最愛坐在DK對面的咖啡館里,看書。偶爾DK那清脆的鈴聲會穿過靜謐的街道、透過明凈的玻璃傳來,她就會抬頭看一眼幾乎每個人都會拿一只絨布小兔子出來,而且表情各異。

    她說,那段時間,她好像從那一點點的場景,閱盡人間百態。

    她說,喜歡看男人拿著絨布小兔子、牽著小娃娃的手,那時候臉上的表情。微微含笑,脈脈含情。有時候又是有一點點的尷尬,然而并不是不愉快的誰在童年的時候沒有這么一只絨布小兔子伴著?即使他高高大大,已經是小娃娃的天。

    佟鐵河看了看自己的表情。

    果然是嘴角上揚的。

    佟鐵河車子帶著妥妥和帖帖回家的時候,家里正熱鬧。

    小姐妹倆一進門就叫著撲到太爺爺那里去,逗得老爺子樂呵呵的合不攏嘴。

    鐵河背著手站在廳里,笑著跟祖父和父親打招呼,忽聽母親催他,讓他快點兒上去看看阿端。

    他笑瞇瞇的轉身,退著上樓梯。

    一家人都看著他笑。

    他轉身上樓,推開房門看到安靜的守在搖籃邊的她。

    搖籃中的安安和穩穩,正酣然而眠。這倆小子,能吃能睡,好帶的很。

    他背著手,走近了。

    并不看她,悄悄的,將那只絨布兔子塞到她懷里去。

    佟鐵河。

    嗯?

    你能不能別每次送人家禮物,都這么樣丟給人家?

    不是買給你的,人家店里看妥妥帖帖可愛,給的贈品,便宜你罷了。

    喂!

    他回頭,在她唇上啄了一下,擱你這兒也挺好。不過。

    不過什么?她***著小兔子的耳朵,這小動作像極了帖帖。

    不過你長大了,以后不能抱著這個睡。你得

    她拿起兔子,一把摁到他的臉上去。

    說到禮物。他笑。柔軟的絨布摩擦著面頰,他心底一派的輕盈。

    嗯。

    真想今年的生日快點兒來。

    生日該來的時候就會來啊她倏地住口。他臉上壞壞的笑,讓她想起那張被他拿去裱起來配了鏡框放在辦公桌子上的欠條。忍不住咬牙。佟鐵

    嘴唇被封住,剩下的那個字眼兒咽了回去

    一顆毛茸茸的小腦袋從門縫中露了出來。

    爹地媽咪吃飯

    鐵河跟自端,同時對帖帖伸出了手

    此時此地,愛,在一起;

    今生今世,愛,永遠。

    專題下載

    潮自拍合集

    潮自拍合集

    潮自拍app是美圖網即將推出的多種歐洲場景潮流自拍軟件,本款軟件為用戶提供了多種歐美國際范的場景圖片,讓你可以拍出前所未有的電...[更多]

    關于13636 | 聯系方式 | 版權聲明 | 下載幫助 | 廣告聯系 | 網站地圖 | 推拉棋牌 | 我才是棋牌

    Copyright 13636.com 〖13636〗 版權所有 豫ICP備17003297號

    聲明:13636提供的所有下載文件均為用戶自行上傳的網絡共享資源,13636僅提供網絡資源儲存,如有內容侵犯您的版權或其他利益,請向我們提出版權申訴。

    '); })();
    双色球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