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36實用免費的游戲軟件下載站

安卓| 蘋果| 小游戲| 最新更新

當前位置:首頁 > 軟件新聞 > 古言現言 > 河自漫漫景自端番外沒有下雪的冬天在線閱讀

河自漫漫景自端番外沒有下雪的冬天在線閱讀

時間:2019-08-07 14:11:47人氣:0作者:強柔
寫書小說閱讀 V 3.2 最新版

寫書小說閱讀 V 3.2 最新版

類型:資訊閱讀 平臺:安卓, 4.0以上 語言:簡體中文 大小:5.7M

    《河自漫漫景自端》沒有下雪的冬天番外講的是景自端被查出懷有身孕,兩人在一番商談之后,決定將肚子里的雙胞胎生下來,佟鐵河為了不讓景自端再受之前生帖帖的苦,將她照顧的無微不至,后來在下雪的某一天景自端外出時不小心感冒了,擔心受怕的佟鐵河急忙將她送進了醫院,醫生說無大礙之后,佟鐵河才放了下心。

    河自漫漫景自端番外沒有下雪的冬天閱讀

    阿端?佟鐵河替自端卷起袖子。

    自端靠在柔軟的枕上,正出神的望著窗外。

    天有點兒陰。微風。水杉的樹梢齊著下窗沿兒,靜靜的。外面那層窗戶,結了幾顆冰花。

    缽今年冬天,一直沒下雪呢。自端輕聲說。

    她的袖子被卷了起來,卷到上臂處。肌膚貼著絲質的被套,有種溫存的感覺。

    她輕輕的晃了晃胳膊。

    悟鐵河看著,蓮藕似的,禁不住低頭在那小臂上咬了一口。

    哎!自端回神,你干嘛?她瞪眼睛。

    鐵河又咬一口。

    喂!自端笑出來,好癢大清早的,你發什么瘋啊。她的手扶住他的頸。指尖處,是他的脈搏。

    鐵河不說話,眉梢眼角卻都是笑。

    他從床頭柜上拿了血壓計。灰色的鐵盒子。他打開,把聽診器掛在頸上,拉下她的手。

    自端覺得手臂一緊。聽診器壓在手臂上,涼涼的。她攥了攥拳。舒了口氣。

    這血壓計夠古老的了。鐵河用起來卻頗為順手。每天早起、睡前,他都量一次如果忽略掉稍有異常他就會打電話給李云茂,他好像還蠻樂在其中的。讓她想起小時候,她和颯颯跑到保健醫生那里,偷拿了針筒什么的,扮醫生給熊仔打針。小時候她喜歡看的一個童話,就是熊貓在被注射了一管桔子水之后,變成了一個愛吃桔子的熊貓她的熊仔當然沒有真的活過來,只不過那是她快樂的記憶。

    自端笑笑,看著鐵河。

    她能記得自己那時候的模樣,他呢?也能記得自己那么小的時候,那副小模樣兒?

    上回城郊飄了幾粒雪花,園子里落了薄薄一層,只是風太大,一會兒便不見了。若存了雪,再不方便,也帶你過去住兩日。鐵河說。

    佟鐵河攥了一下手心里的橡皮球。看著水銀柱跳躍著,耳里聽著血流的聲音,那來自阿端身 體深處的河流水銀柱穩定下來。佟鐵河左手拿筆,在今天的項目下,記下數字。

    自端抬手蹭了一下他的下巴,閉上眼睛。

    不下雪的冬天,真無趣。她咕噥著。又想睡了。懶懶的,不愿動。媽說,若是我再這么懶下去,小心沒幾天會超過200磅。語氣沉沉的,又帶著嬌慵。

    佟鐵河收起血壓計,聽到這兒,微笑了一下。母親跟自端說的原話是想吃就吃、想睡就睡,最要緊是順其自然,不怕超過200磅何況你胖一點兒更好看。之后他還跟母親說,要真給養的那么胖了,可壞了母親瞪他,說你沒見阿端除了肚子長肉哪兒都不長肉?看的我心里不舒坦。你還不看著她多吃多睡母親還批評他說妥妥都生病了不知道他這個做人家丈夫、做人家父親的都是怎么做的

    鐵河看自端。

    自端斜靠在枕上。

    咖啡色的絲質枕套,襯著她雪白的肌膚,咖啡上的奶沫似的。比起之前來,模樣沒有太大的變化;還是他整天盯著看,反而看不出她是胖了還是瘦了?

    你別看我了,再看要遲到了。她眼睛都沒睜,紅潤潤的嘴唇一張一翕。梅鎮寧這趟出差去的久,可沒人替你頂包。

    佟鐵河悶聲而笑,站起來,你今天打算看幾頁書?

    今天得把家族史看完。還剩下自端手腕一搭,便搭在枕邊的一疊書上,大概五十頁。

    太多了。

    不多。

    二十頁。他說。平時他只準她看十五頁。可昨晚她還和他念,說這回去香港耽擱的有點兒久,要看不完書了;回來又因為帖帖病了,她更沒心思想到這里他站起來。

    帖帖這場感冒來的兇,他們倆牽腸掛肚的,誰都吃不好睡不穩。

    我下去看看。他說著轉身。

    我也去。

    你去什么去。鐵河不讓,快過年了,你不要生病。

    自端在床上坐直了。

    他言下之意,是她不要病到進醫院。

    隔著被,她撫摸了一下肚子,說:佟鐵,你不要這么緊張

    我沒緊張。他說。擰了下袖鈕。

    你有。自端皺眉,你不讓我干這個不讓我干那個,帖帖病了你都不讓我去看,我是她媽媽!而且我現在好得很!

    你現在不是她一個的媽媽。佟鐵河皺眉。

    自端叫道:佟鐵!

    你老老實實的呆著!帖帖一個不***,總好過你們都不***。佟鐵河開門出去了。連再見都沒說。

    自端呆坐了一會兒。坐在床沿上,想穿拖鞋。伸腳夠不到,她嘆了口氣佟鐵河每天早上,都還記得給她把鞋子放在腳邊剛剛他是生氣了。

    她心里也有氣。一氣,鼻子就酸了一下。聽到門響,她一動不動。

    鐵河過去,給自端把鞋子放在腳邊,低聲說:明天吧。帖帖再好點兒。

    她不出聲,腳動了一下,穿上拖鞋,仍是低著頭。

    鐵河見她不理他,阿端?

    她抬頭看他一眼。

    我下去看看。這就出門了。佟鐵河俯身,在自端唇邊印了個吻,低聲說:中午打電話給你。

    自端沒應聲。

    佟鐵河看到自端那氣呼呼的模樣,忍了忍,拿著外衣出去了。下了樓,看到陳阿姨正抱著帖帖在客廳里踱著步子。見到他,陳阿姨停了下來,拍著帖帖的后背,小聲的和帖帖說:Daddy來了,帖帖。

    帖帖的額頭貼在陳阿姨的下巴頦兒處,看了鐵河一眼,開口卻是叫:媽咪。

    早上醒了就在要媽媽。陳阿姨拍撫著帖帖,帖帖乖,帖帖啊

    鐵河把帖帖抱過來,看著帖帖烏溜溜水汪汪的的大眼睛,卷而翹的睫毛像小鳥的嫩羽毛似的,很沒精神的瞅著他,心里疼的一抽,立即就嘆了口氣,小聲的哄著:帖帖,Daddy在這兒呢,嗯?乖

    媽咪。帖帖咬字比剛才更清楚了。

    帖帖開口叫人晚。剛剛才會叫爸爸、媽媽,叫一聲爺爺或者奶奶,還得看她高不高興。

    這會兒小腦袋瓜兒沒勁兒的靠在他肩膀上,迭聲叫媽媽,讓鐵河說不出的難受。

    大的這樣,小的也這樣。都對他不高興。

    鐵河安慰著女兒,跟陳阿姨說,再堅持一天吧。再堅持一天。

    帖帖,Daddy上班了。佟鐵河把帖帖交給陳阿姨。

    帖帖小臉兒埋在陳阿姨肩窩處,不理佟鐵河。佟鐵河的大手在女兒背上撫摩了兩下,定定神,跟陳阿姨說有什么事就打電話他馬上回來。

    陳阿姨點頭說放心,***護士都在呢。看看鐵河,又說讓鐵河也注意身 體,瞧著這兩天下巴都尖了。

    鐵河笑笑說我好得很。

    陳阿姨看著他走了,拍著帖帖小聲的哦哦帖帖要不要吃飯飯?她慢慢的走著,然后站住,看著樓梯自端移動的很緩慢,在對著她微笑。陳阿姨剛要開口,自端比了一個手勢,陳阿姨向她走過去。

    自端走過來,伸手溫柔的摸著帖帖頭上柔軟的卷發。

    睡了?自端低聲問。

    陳阿姨小聲說:剛剛還醒著。早起給喂了藥你怎么又下來了?我抱帖帖上去給你瞧也好。

    我聽見他走了才下來的。看不見帖帖急死我了。自端對阿姨笑了笑,從陳阿姨手里接過帖帖,面頰貼上帖帖的額頭,帖帖的額頭,像加過熱的玫瑰花瓣。她抱著帖帖小小的身子,斜在臂彎間,走了兩步,微喘。

    陳阿姨小心的問她怎么樣,她說沒事;陳阿姨又問早上想吃什么,她搖頭說不想吃,就想喝杯水,沒胃口。

    陳阿姨看著自端走到北邊廳里去,坐在了椅上,輕輕的靠住椅背陳阿姨不禁也輕手輕腳地走到廚房去。她在倒水的時候,聽到輕微的引擎聲響。她拿著清水走到外面,剛想要看看是誰的車子,就聽嘀嘀嘀的門鎖響,門隨即一開,原來是佟鐵河又回來了。

    陳阿姨不由得笑了一下。

    鐵河一邊說我還是不放

    他一眼便看見了遠處的妻女。

    陳阿姨只輕輕的將手里的托盤遞給鐵河。

    鐵河默默的、默默的站立良久,才走到妻女身邊去。他將托盤放在一邊的琴凳上,握住水杯,溫溫的。

    帖帖的小身子黏在自端身上,說不出的可憐和可愛。

    自端睜開眼,看見是鐵河,有點兒驚訝,隨即大大的眼睛一彎,笑了。

    鐵河板著臉。

    自端看到他手里的水,張了張嘴。

    鐵河解開一粒上衣鈕子,坐過去,她伸手接,他扶了她的頭,水杯遞到她唇邊。

    自端一笑,乖乖的就著他的手,******的喝著水。頸上青色的血管若隱若現,光線黯淡,那白的起膩、泛著珠光的皮膚卻像在閃著光彩似的杯中的水喝光,留在她唇上一滴,她玫瑰色的舌尖輕輕一***眼睛眨眨的,看鐵河。

    鐵河握緊了空杯子。

    你怎么又回來了?她輕聲問,還是有點兒心虛。他這樣殺了個回馬槍。鐵河嚴肅極了他總是這么嚴肅,真討厭他這么嚴肅的模樣;板著臉說這個不成那個不成、這個你不能做那個你不能做瞧他,那對濃濃的眉毛,馬上就要跳起來了吧

    不成。鐵河說。

    聲音低沉極了。低沉極了。

    夏夜里遠處傳來的一聲悶雷似的缽。

    從遠處傳來,漸漸的近了

    怎么不成她不服氣的說。怎么不成,她要和帖帖在一起,就要。她眼睛瞪的老大。每次一眨,都像是要迸出些些火花來似的

    阿端。依舊是悶悶的雷聲悟。

    你說說,怎么不成。她小聲說。

    陽奉陰違。你陽奉陰違。

    她輕抬下巴。圓潤而粉嫩的下巴。

    嗯。聲音很低。可氣兒不弱。

    那你別怪我治你。他話音未落,溫潤豐厚的嘴唇印過來,含住她的唇。

    自端本是抱著帖帖,雙手不得空閑,原以為他大不了動嘴說她幾句、卻不料他真格兒的動嘴了,倉促之間,不知所措,只好由著他去了呼吸漸漸的急促,臉都漲的通紅,身上的汗毛孔都在張開,她額上沁出了汗意輕輕的嗯了一聲,忍不住咬了他一下;他撐在她頸側的手一握,親的越發***正在溫柔繾綣間,他覺得腮下癢癢的,有什么在蹭他。

    一顆毛茸茸的小腦袋,靠在了他的下巴上,Daddy。

    鐵河不動了。

    這含混而柔弱的一聲。

    他低頭,帖帖歪在自端胸前,正睡眼迷蒙的看著他呢自端咬了咬嘴唇,忍住了笑。

    他的大手覆住帖帖的眼睛,狠狠的又親了自端一下,低聲道:你給我等著他轉而在女兒額上輕輕親吻,看著,帖帖,咱們***睡覺好不好?媽咪累了,讓媽咪休息,好不好?

    帖帖不看他,轉臉貼住自端,小手兒抓著自端披肩上柔軟的穗子。

    我不累。你去忙你的我守著她。自端趕忙撫慰女兒。鐵河對帖帖向來百依百順的,忽然這樣,她看著都受不了。

    鐵河忍了又忍。

    眼下他還忙什么,忙什么心思也都在這兒呢,這母女倆,真真兒的是他命里的天魔星。他揉了揉帖帖的小腦袋這小家伙,跟她的小身子比比,她的小腦袋其實真不算小,他開玩笑叫她大頭娃娃大頭大頭,下雨不愁,人家有傘,我有大頭。他又對著帖帖說起來。帖帖的小卷毛兒被他揉的亂亂的。

    自端使勁兒瞪他,伸手拍了一下鐵河的大手。帖帖只是貼著她的身子,不動,隔著薄薄的衫子,帖帖小身子熱熱的,小嘴巴呼出來的濕氣貼在胸口上她拍撫著帖帖,乖,Daddy最淘氣了,是不是,帖帖?

    鐵河看了她們一會兒,站起來,卡著腰想了一會兒,脫下外衣來,丟在一邊。

    來,我們回房。他手臂一伸。

    喂!自端看鐵河的架勢,又笑又窘,不要

    放心,阿姨看見也當沒看見。鐵河說。

    自端蜷了一下腿,你還說!

    鐵河決定不跟她磨嘴皮子了。他的手臂從她腿彎間抄過去,一勒,沒勒動。

    自端護住女兒,伸出一根手指,戳了他的上臂一下,佟先生,你忘了我現在體重多少了。

    鐵河含著笑,在自端唇上啄了一下,佟太太,你忘了,我從來不做沒把握的事。

    自端只覺得自己像做了升降機,慢悠悠的被鐵河抱在懷里、離開了躺椅,她歪著頭,一頭長發垂下去,她緊緊護著帖帖,哎,你別把我們娘兒倆扔半路上啊

    鐵河收了一下手臂,沒吭聲。

    她放松的靠著他的胸口,只是微微的,有些眩暈,也不知是為了什么披肩滑了下去,她沒管,他也沒管,慢慢的走著、走著、走著走回房去。

    她看著帖帖,他看著她。

    我守著她。她說。給帖帖掖著被角,低頭吻一下帖帖花蕾似的小手,放進被子里去。

    他抱了她。

    我守著你。他說,還有,我一定不會把你們扔半路上。

    她閉了閉眼睛,佟鐵

    他的手正在她的腹上。還有這對安靜的小家伙。

    帖帖睡了。

    鐵河拿著吸鼻器,小心翼翼的給帖帖吸鼻子。

    自端扯著他一只袖子,默默的看著帖帖。

    鐵河把小被子整理好,阿端。

    嗯?自端仰頭。她坐在帖帖床邊的椅子上。

    鐵河伸手過來,揉了揉頭她的頭發。

    自端靠了靠他,說:放心,我好好兒的呢。在家里吃好睡好,出門記得戴口罩,回來就會消毒,慢慢走、輕輕動、處處留神,答應你,實在不行了還去住院可你別不讓我看帖帖。

    鐵河點頭。

    阿端。

    嗯?

    自端轉過頭去,看看窗外。陰沉沉的天。

    很快會下雪的。

    你就算能呼風喚雨撒豆成兵,這雪是說下就下的?自端輕嘆,隨它去吧。我只是

    什么?

    你還記得,《白雪公主》是怎么開頭的嗎?

    白雪公主的媽媽說,我的女兒,皮膚像雪一樣白,頭發像烏木一樣黑,嘴唇像血一樣紅我最近常常想起這個童話。她回頭輕輕的笑一下,去上班吧,我行的。

    嗯。

    自端笑起來,并且真的湊近了他一些,你看,你看,你嘴角的細紋。

    他嘴角一動,細紋若隱若現。

    她看著,柔軟的指肚兒去撫摩那細紋,總擔心我,你會老的快。

    他不語,低頭深吻她。

    老么,倒是最不用擔心的一件事

    只要,是和她一起。

    **********************

    Grace在距下班的時間還有半小時的時候敲門進來,跟佟鐵河說:佟先生,車子已經備好。

    佟鐵河點頭。他晚上有個餐聚。他簽了手上最后一份文件,交給Grace存檔。

    Grace接過文件,沒有立即出去,躊躇片刻,有些不好意思的抬手整理了下耳邊的小碎發,小聲問:佟先生,我今天能早走十分鐘嘛?她隨后解釋:我想去滑雪。

    后面這句,一共五個字,一個比一個字音階低。

    佟鐵河點頭。目光中有淡淡的笑意。

    是該常常運動一下。他說。Grace是個工作很勤力的女孩子。

    Grace有點兒窘,收好文件,說:我只是,好想看看雪。一直不下雪,悶死人了。語氣里竟有點兒素日絕聽不到的孩子氣的抱怨。

    佟鐵河差點兒笑出來。

    一瞬間,他想到了家里那個看著天空會嘆氣的。

    我好想休假去有雪的地方。Grace見老板神態輕松,也笑道。老板連續幾天臉都繃得緊緊的。

    這就下班吧。鐵河說。

    Grace笑,謝謝佟先生。她轉身離開。

    佟鐵河按了下桌上的通話器,直撥陳北那條線。

    他一邊說,一邊站起來穿好了外套,事情說完,關掉通話器。然后笑瞇瞇的,走出了辦公室。

    上車的時候,他仰頭看了看天色,陰沉。比早上出門的時候還要陰一些似的。

    那么,但愿,今晚能下一場雪。

    他坐穩,對周師傅說:先去趟官帽胡同。

    **************

    傍晚的時候,帖帖又有點兒發燒。

    哼哼唧唧的,歪纏著自端,只是不肯吃藥。***和護士身上好像有能被她鑒別出來的味道,病的懨懨的,閉著眼睛,誰伸手碰她、她都使出勁兒來箍著自端的脖子不撒手。

    自端忙的一頭汗,心疼的把女兒親了又親,哄了又哄,好不容易帖帖乖乖的吃了藥,看著帖帖委委屈屈的扁了小嘴兒,她眼淚都要下來了只管抱著帖帖不松手,直到帖帖睡著了,她還抱著她,慢慢的在房間里踱著步子。

    腳后跟漸漸的有些酸痛,她停下來,喘口氣。臉蛋兒緊貼著女兒的額頭,小家伙還是發燙。心里就越發的急了

    陳阿姨拿著電話進來,示意自端。

    自端點點頭,輕手輕腳的把帖帖放在小床里。陳阿姨小聲說:我看她一會兒。自端接過電話來,原來是母親,問她身 體怎么樣、帖帖怎么樣自端關上房門,往外走著,聽著媽媽溫柔的語調,她喉頭有點兒哽咽。

    容芷云敏感的發覺自端情緒不對。忙問怎么了阿端是不是身 體不***還是帖帖的感冒又加重了自端***吸著氣,說沒事媽媽我們都還好只是說著說著,眼睛里涌出了大顆的淚花來,眼前都模糊了;她稍稍仰了一下頭。

    容芷云說,阿端,要媽媽馬上來嗎?這幾天我想起帖帖和你來,就老是心神不寧的。

    自端說,媽媽我都好,只是我沒照顧好帖帖

    帖帖就是跟她從香港回來時,感染了病毒***冒,到家當晚就高燒不止,送進了醫院。

    她是因為要辦那些手續還有聯絡那邊的醫院例行產檢,才過去的。原本不想帶帖帖,只是舍不得分開那么久。她們在香港呆了好些日子。除了去醫院,就在家享受媽媽給她的暖暖的愛。還有颯颯,一樣挺著大大的肚子的颯颯,竟然還忙著在城大講課、北上南下國內國外演出,一刻也不閑。金子千指著自己的鬢角那一點白發說阿端你看看,早生華發啊颯颯一邊啜著無咖啡因的咖啡,一邊對著子千瞪眼,金伯母在旁邊數落子千話多

    她看著只覺得幸福滿滿的。

    颯颯拍著她的肚皮,說,得,為了這倆小兔崽子,你那工作算是歇了,犧牲這么大,后不后悔?

    她笑一下。

    颯颯說,其實也沒關系,就當休養了。回頭,把你的履歷投到中大試試。

    她說,再說吧,中大門檻很高的缽。

    后來他們聊著聊著便開玩笑,說若是實在不成,讓鐵子捐資建學好不好,你看你是樂意教什么,幼稚園呢還是中學還是大學?反正現在各處調控,不如轉行別做地產了。

    子千說鐵河的主業早就不是這行了,這家伙溜的最快。早就預備在家專職帶孩子了吧?

    一幫人在一起嘻嘻哈哈的,沒心沒肺的開玩笑悟。

    她笑著,不言不語。

    鐵河擁她入懷,看著她的眼睛,只說,看阿端喜歡。

    她笑,依舊不言不語。

    沒人的時候,他問,后悔嗎?

    那會兒她站在陽臺上,海風拂面。有點兒涼,又不是太涼。比的他的氣息就格外的灼熱些。

    狠狠的掐他,然后,狠狠的親他,把全身的重量和力氣都壓到他身上去他則緊緊的抱著她

    自端平靜了點兒。

    聽媽媽囑咐她。每天都是那一套詞兒。媽媽不厭其煩的說,她不厭其煩的聽;往往媽媽說過了,婆婆再說一遍,保不齊,也許爸爸再來個電話她只是今天聽了格外有感觸些。

    容芷云收線前跟自端說,我明后天上來看你。你這孩子,這么大了,哪點兒讓我省心了?

    往常自端一定說不用了媽媽你那么忙不要特意來,今天她嗯了一聲。

    容芷云在電話里就笑了。

    自端放下電話獨坐良久,將臺燈扭亮一些。

    面前一本書,書簽還擱在昨天讀到的位置。

    她看看時間,時候不早了,鐵河說他今晚先去看看爺爺,還有個重要的應酬,稍晚點兒回來。這都幾點了她摸著肚子,左邊一點點,鼓了起來。

    是小手,還是小腳?

    她的手覆在那里。

    很慢很慢的,那鼓鼓的位置在緩緩的移動,一會兒,又回復了原狀。

    若是佟鐵河在,最喜歡這個時候跟孩子互動,較勁兒似的,哪兒鼓了,他的手指便過去戳一下,隔著她的肚皮,一里一外的,他們玩兒的很開心,這是最近開始的,每天晚上的保留節目這人,今天回來的確實晚了。

    陳阿姨走進來,跟自端說,帖帖體溫降下來了。

    自端雙手合十。

    陳阿姨看著她,笑,說:可以安心吃點兒東西了?你今兒一天只喝了點湯。

    嗯。自端往房里去,我去看看帖帖。

    陳阿姨見自端輕松了些,又嘆氣,說:別緊張,小孩子哪個不是這樣愛生病的?

    阿姨,自端低聲說,帖帖這次生病,我覺得有些對不起她。

    陳阿姨怔了怔。

    兩人都看著遠處那小床,那兒有個珍寶。

    阿端啊,陳阿姨默默的想了一會兒才說,有一天,帖帖會感謝你,這個世上她還有最親近的兩個,跟她分享同樣的DNA。

    我一直不知道這會是一種什么樣的感覺。自端眼睛亮亮的。

    讓帖帖告訴你。或者,你可以自己觀察。陳阿姨笑著,看看自端,阿端,多當一次母親,多一份財富。這是獨獨屬于你的。小鐵都不會明白。。

    自端笑。

    陳阿姨默默的走開了。

    是不是這樣呢,帖帖?自端喃喃的。

    帖帖退燒了,她好像力氣也用光了,整個人軟軟的。她靠在沙發背上,一動都不想動。耳邊是帖帖柔柔淺淺的呼吸聲聽到腳步聲的時候,她好不容易睜開眼,見鐵河進來,先去看了帖帖。她動了動,剛覺得身上有點兒冷,便禁不住一個噴嚏就打了出來。

    阿嚏!

    鐵河一愣。

    自端打噴嚏,貓一樣的輕微。

    他順手從帖帖床邊抽了兩張紙巾,過來,怎么樣?

    自端把紙巾在鼻尖兒按了按,說:好好兒的呢。聲音卻有點兒啞。她眼看著鐵河的臉色都要變了,忙清了下喉嚨,說,我剛剛睡著了

    你要敢給我感冒!佟鐵河從沙發上抽了一條薄毯子,圍在自端的肩上,緊緊的裹著她。

    自端好笑的看著他,哎,你想悶死我啊,我不過是打個阿嚏!她渾身一顫,有點兒狼狽的、眼淚汪汪的看著鐵河,我看,你離我遠點兒吧。我恐怕是,真的要阿嚏!

    鐵河的唇印過來,輕輕的一吻自端,你這個不讓人省心的丫頭。

    自端撲哧一笑。剛才,媽媽也這么說。

    見她笑了,鐵河無奈的嘆口氣。

    我知道了。自端輕嗅,躲開鐵河半尺,你身上有味道。嗆人。

    狗鼻子。鐵河又親她一下,老葉帶過來的哈瓦那玫瑰。

    自端笑。

    鐵河坐到沙發上,讓她靠著自己,等會兒下去吃東西,多吃點兒。

    他的手臂環著她的腰身。

    佟鐵,你能不能別這么用勁兒?我要喘不過氣來了。自端歪著頭,說,我不冷,熱。

    鐵河不理她的要求,反而更***的擁緊了她。自端在他的大力下,手肘都動不得,沒有足夠的活動空間,只好勉強的搗了他肋部兩下,倒是害的她自己又氣喘。鐵河這才松了一點點空間給她。

    跟葉哥哥一起吃飯就能這么晚回來?自端想起來,又追問。

    啊。鐵河應聲。

    啊?除了葉哥哥,還有誰?見葉哥哥算什么重要應酬呢。自端掰著手指頭。

    阿端,鐵河一本正經的叫她,呼出來的熱氣鉆進她耳蝸,癢癢的,商量個事兒。

    說呀。自端看他一眼。難得商量什么。

    能不能別老葉哥哥、葉哥哥?

    那不然怎樣?自端奇怪的看著鐵河。

    總之不準。

    自端不出聲。

    好半晌,鐵河動了一下手臂。

    自端還不動。

    生氣了?

    討厭。

    討厭。不想理你。她恨恨的說。

    那,我變個戲法兒給你看好不好?

    誰稀罕。她推他的手臂。

    你準稀罕。鐵河聲音里透著笑意,他按了一下遙控器,蟬翼紗向兩邊退去,大大的窗子完全的敞開。看,下雪了。

    自端的動作停在那里。

    下雪了。

    真的下雪了。

    一瞬間,自端什么都忘了。

    她靠在鐵河懷里,隔著潔凈的玻璃,看著雪花撲撲揚揚的落下來心里像忽然開了一池的蓮花。

    終于,下雪了。她說。

    鐵河下巴蹭了蹭自端的發頂。

    嗯,終于,下雪了。他說。

    靜靜的,兩人相擁,看著窗外的飄雪。

    說,為什么回來這么晚?自端又來了剛剛那股子兇巴巴的勁兒。

    鐵河笑了,說:聽我說。今兒可走了不少冤枉路。本來是要早點兒去看爺爺,可爺爺說,他晚上先去見個老朋友。我吃完飯才去的。

    爺爺好嘛?

    好。讓我捎句話給你,說若是這回生的是男孩兒,重重有賞。

    你就編吧。

    鐵河笑。

    我在想,爺爺不是答應了給小水滴起名字?自端微笑著。還是他們剛剛共同決定要小水滴之后,恰逢爺爺壽誕,鐵河早早的起來,親手給爺爺做了一碗長壽面,哄爺爺開心,告訴爺爺這個好消息。爺爺倒沒顯得特別的高興,就只說,既是這樣,回頭給想個好名兒。這一想可想了幾個月。自端笑著說,爺爺今年身 體都好很多似的。

    嗯。今兒爺爺說,要不這樣,大名兒他管起,小名兒隨咱們混叫吧。還說,你看人家孩子叫什么瓜瓜的,越不像正經名兒的,也都挺好養活的。

    自端笑出聲來,那咱們就混叫吧。

    爺爺大概還是有些生氣的。鐵河的手指,隨意的繞著自端耳后的發卷兒。一圈,一圈的。

    我猜也是。

    爺爺給妥妥定學名為佟則宜。伊甸不喜歡,嫌拗口,說佟妥妥就很好。

    咱用。鐵河說,爺爺說哪個,就是哪個。不惹爺爺不痛快。

    爺爺才沒那么小氣量。不過,要真讓叫世博呢?

    就世博。

    那回頭小水滴慘了,佟世博還好聽,佟花博、園博那就自端咬了下舌尖兒。

    鐵河悶笑。

    不開玩笑,混叫叫什么?

    自端看著窗外飄飄的雪花。

    雪竟下的這樣大。

    真美啊。她嘆氣。

    真美。

    陳北。

    干嘛?

    好冷。

    你不是早盼著下雪?聲音里全是笑。

    Grace。

    干嘛?

    你有沒有那么一點點感動?

    何止一點點感動,Grace看著眼前飄飄灑灑的雪落下,我從來沒想到佟先生是這么肯花心思哄太太的人。

    陳北心里念咒。

    造雪機在不停的工作,這場雪不知道要下多久。

    佟先生下班前給他指令,讓他想辦法下雪。他花了最短的時間去滑雪場租到了這臺機器。為了不引起大規模響動,很是費了些力氣,還好東邊的車道夠寬敞。也幸好這杉樹林夠隱蔽。

    天作之合。

    陳北。Grace小聲的叫他。

    陳北悶聲不吭的從旁邊拿起一個保溫杯,擰開倒了一杯熱咖啡給Grace。

    佟先生說多給我一個禮拜的假期。這樣我能休一個月,你說,我去哪兒好?Grace喝著咖啡,問。

    你想去哪兒就去哪兒吧。陳北出神的看著前面朦朧的燈光下,那迷夢一般的雪景。雪落無聲,樹靜無聲,夜色無聲

    Grace說的對。

    他也沒想到,佟先生如今這么肯花心思在太太身上。

    在這個沒有下雪的冬天,來一點點清雪飛揚的浪漫。

    忽然不知道該做什么了。Grace低頭。聲音也低低的。

    陳北看她一眼,問:不該回去看看父母?Grace的父母老早移民了,她是獨生女。以前聽她說過,原本只是想回來工作一兩年,沒想到,會這么久他晃了一下保溫杯,說:都是你的。

    過了好久,Grace問:陳北,你的家鄉今年冬天下雪了沒?

    下了。下了好幾場大雪呢。我們那兒的雪,不是開玩笑的!你看到新聞里播東京的大雪了嘛?那才到哪兒!我媽來電話跟我說,這回家里的牛棚被積雪都壓塌了,差點兒把那兩頭牛給凍壞了。大冷的天氣,又找泥瓦工修牛棚,和我說,要把牛棚修的上五星級呢。陳北笑了下,說:你說有意思不?唉,我都說,不要種地了,不要種地了,不能來北京嘛?我媽就說,我們又沒孫子抱,不種地閑著要干嘛?呆在北京,會出毛病的。

    Grace把空杯子遞給陳北。好像第一次聽陳北一口氣說這么多話。

    瞧,我跟你說這些干嘛。陳北笑笑的,嘴角彎彎的,還要嘛?保溫杯里還有半杯噴香的咖啡呢。

    陳北。Grace清了一下喉嚨。

    嗯?你喉嚨不***?陳北問。

    Grace伸手,扯住了陳北的領帶,一把將他拽過來。

    喂,撒了陳北護住保暖杯。Grace的面孔近在咫尺,他怔了一下。

    你這個笨伯!Grace嘆了口氣,真懷疑,你怎么能在佟先生身邊那么久的?佟先生最討厭笨人。她的手腕子繞了一圈,陳北順勢靠近了她。

    極致纏綿的一吻。

    陳北的手機在響,是短信,那鈴聲是佟鐵河專用的。他每每聽到,總是條件反射一般的去查看,這會兒,不情愿。

    Grace輕笑。

    陳北匆促間拿出手機來,看一眼。短信的內容很簡單。

    給你假期,帶Grace去看雪。

    陳北差一點兒叫出來事實上他還沒有來得及出聲,緊接著另一條短信進來,他看了,愣住。

    辛苦了,陳北。謝謝。

    Grace見陳北愣在那里,問:咦?

    陳北笑了。他望著Grace,慢吞吞的說:楊一鶴,我們去看真正的雪吧。

    自端把手機放遠一些。

    佟鐵河從衛生間出來,見自端仍站在窗前,笑了下,問:還沒看夠?他伸手過來,揉了下她的肩膀。

    嗯。看不夠。自端笑。

    她縮了一下身子,側著臉,耳朵貼在鐵河的胸口,他的心跳,好像是此刻她能聽到的最大的聲音。

    佟鐵。

    嗯?

    我想好了。

    什么?

    安安,穩穩。她靜靜的說,好不好?

    好。他低頭,在她發頂一吻。

    親愛,我在你身邊,惟愿現世安穩,歲月靜好。

    專題下載

    潮自拍合集

    潮自拍合集

    潮自拍app是美圖網即將推出的多種歐洲場景潮流自拍軟件,本款軟件為用戶提供了多種歐美國際范的場景圖片,讓你可以拍出前所未有的電...[更多]

    關于13636 | 聯系方式 | 版權聲明 | 下載幫助 | 廣告聯系 | 網站地圖 | 推拉棋牌 | 我才是棋牌

    Copyright 13636.com 〖13636〗 版權所有 豫ICP備17003297號

    聲明:13636提供的所有下載文件均為用戶自行上傳的網絡共享資源,13636僅提供網絡資源儲存,如有內容侵犯您的版權或其他利益,請向我們提出版權申訴。

    '); })();
    双色球号码预测